济南小儿推拿杨晓:张素芳教授——半个多世纪的芳华献给小儿推拿

摘要
中医家记者对话山东孙重三小儿推拿流派传承人张素芳老师,回顾其半个多世纪的小儿推拿之路,聆听小儿推拿治疗疑难杂病的真实病例,感受一对母子、两代人经小儿推拿重焕新生的感动,刷新小儿推拿只能治疗常见病的认知误区。
  张素芳教授,1940年生于上海,1958年进入上海中医学院附属推拿学校学习,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推拿专业人才,师从朱春霆、王纪松、钱福卿等推拿名家。后又跟随山东小儿推拿名医孙重三先生学习实践,自1961年毕业工作至今已逾56年。张素芳曾历任山东中医药大学推拿教研室主任兼附院推拿科主任,山东中医药大学教授,主任医师,现任第五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经验传承指导老师,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传承工作室指导专家,山东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博士生导师,山东中医药学会推拿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等。

  从18岁开始系统学习中医推拿,一直到今天,她始终坚守在小儿推拿临床一线为病患服务。如今她已是近八十岁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地奋斗在临床一线,不仅每周正常坐诊,还经常给弟子们讲学,传道受业,孜孜不倦地培养新一代推拿名医。

  引言

  小儿推拿在社会上越来越受到关注,其简单而有效的操作更是吸引了一大波中医爱好者报班学习。但是小儿推拿真的像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吗?本文中医家记者对话山东孙重三小儿推拿流派传承人张素芳老师,回顾其半个多世纪的小儿推拿之路,聆听小儿推拿治疗疑难杂病的真实病例,感受一对母子、两代人经小儿推拿重焕新生的感动,刷新小儿推拿只能治疗常见病的认知误区,更犀利指正社会小儿推拿培训普遍存在的问题。希望热爱小儿推拿的朋友们一起广开思路,认真学好小儿推拿,让更多孩子少受药物痛苦,宽慰张素芳老师及更多小儿推拿前辈保赤护儿之心。

  --对话--

  一、半个多世纪的儿推之路

  中医家记者:

  张老师好,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和您对话交流。您从事小儿推拿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可以先请您回顾下学习小儿推拿的经历吗?

  张素芳老师:

  我是1958年进入上海中医学院附属推拿学校,首先在推拿学校里面接受了一指禅等推拿技术的传承,一指禅推拿流派里面的代表人物有丁季峰、王松山、朱春霆等等,朱春霆是我们当时的校长。这个学校是1957年成立,我是1958年进校的。

  当时教学采用了师生结对的方式,结合学生的自身条件,尤其是拇指的生理特点,分别由不同的老师给予指导,常常一练就要1—2个小时,直到手法柔软灵活,不浮不滞,刚柔相济。那时我们的同学有俞大方、严隽陶、王国才、李业甫等,现今都已是中医针推业界的知名专家。我们每天要进行严格的功法(2小时)和手法(2小时)训练,寒来暑往,日夜不息。虽然功法手法练习是反复且枯燥的过程,但严格的训练要求使我们练就了过硬的本领,为以后的工作打下了坚实基础。接受恩师王纪松先生与丁季峰先生的教导,对于此后我从事推拿工作时手法特点的形成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为以后近六十年的中医小儿推拿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校学习的最后一年,我们进入了实习阶段,主要是跟随老师们在学校推拿门诊部应诊。当时推拿治疗病种较为广泛,除运动系统的疾病外,还有内科病如胃肠病、心血管病、五官、神经系统病症。

  通过在上海3年的中医求学时光,使我看到了各位中医前辈的诲人不倦,学习了他们的治学严谨,感悟了他们对中医历史和未来的思考,从而引领我进入了神圣的中医之门,照亮了我以后的人生道路。梳理中医学术脉络,光大前贤,启发后人,于我而言,这本身就是一种担当。时至今日,回首往事,还犹如直接与这些中医前辈学人对面而坐,一睹他们的音容笑貌,聆听他们的谆谆教诲。穷尽一生精力,学习他们的学术钻研精神,诚不为过。

  由上海中医学院附属推拿学校毕业后,1961年9月分配至山东省中医院推拿科参加工作。恩师孙重三先生是1959年调入山东中医学院担任儿科教研室主任,1975年晋升为山东中医学院推拿教研室讲师兼推拿科主任。我与孙重三先生因工作关系相识之后,交往较多,时常向先生请教中医推拿方面的问题,向先生全面系统地学习小儿推拿。

  孙重三先生任职期间为各学年学生讲授小儿推拿全部课程,并承担附属医院推拿科临床医疗及带教工作。他在山东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推拿科坐诊时求医者盈门,急诊、病房会诊随呼随应。急症处理时,先生沉着冷静、坚韧而又耐心,起沉疴痼疾无数,故病家赠先生美誉“医德双馨”。先生为人耿直,一生光明磊落,对病人富有同情心和责任感,态度和蔼,医患关系和谐。迄今为止,我还能时时感受到先生的忠厚成笃、襟怀坦荡、澹泊名利、学技双美,感受到先生的渊博精深的学术人生。

  恩师孙重三先生中医理论扎实,又能博采众长,于小儿推拿一科独树一帜。“十三大复式手法”动作优美,利落大方,操作规范,连贯自然,属于小儿推拿中比较有挑战的复式手法,是一种按照专用治疗功能组成的“手法~经穴”推拿处方来进行的具有规范化动作结构与操作程式的组合式推拿手法,为后学提供了一个继承与创新的范例。

  小儿推拿现在以“绿色疗法”著称,火遍全国,但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受到严重破坏,在当时,山东省中医院推拿科被解散,我于是到肝病科、针灸科和骨科轮转,学习了临床急救方法。在针灸科,我随杜德五先生学习,对经络腧穴的特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骨科时,解剖学、影像学知识获得了大幅提升,能够熟练诊断和处理骨关节疾病,给骨折患者复位及小夹板固定。

  以上各处的学习对我后来临床诊治神经、消化、急症、骨关节病有极大的帮助,临床各科的实践使我的临证经验也更加丰富,我始终坚信,要真正成才,必须经历挫折和逆境,使之成为顽强奋斗的另一种精神力量,这是成长道路上不可或缺的元素。

  文革结束后,迎来了百花齐放的学术春天,此前备受压抑的医疗工作者迫不及待地回归自己的研究领域。1976年,山东中医学院和山东医学院合校期间,由推拿科组织拍摄的题为《孙重三小儿推拿手法集》的电教片中,重点介绍了孙先生的常用手法,小儿头面部、胸部、腹部、背部、四肢常用穴位的各种操作法,包括十三大手法等。本教学片首创小儿推拿动态教学,也是国内外小儿推拿影像教育史零的突破。

  1977年,我与推拿科的同事们共同重新组建了山东中医学院附属医院推拿科。1981年,我与王国才等人组成的团队进行“推拿手法力学信息”课题研究,先后发明1型、2型推拿手法动态测定仪,由支架、测力盘、传感器三部分组成,能够记录手法的垂直力、水平横向力和水平纵向力。通过分析仪器记录的操作者手法动力学参数和典型动态曲线,就可获得其操作特点。测试仪描记下了包括推拿名家朱春霆、丁季峰、王纪松、李锡九和贾立惠等老师的手法图。手法图准确地反映了操作者手法力的大小、频率、垂直力、水平横向和纵向力的分配情况。通过对各位推拿名家手法力学特性的定量分析,还可以进而探索出适合于不同人体的手法量级,制定针对不同人群的最适宜刺激剂量,使推拿治疗逐步达到客观化、指标化、计量化和统一化,推拿的医疗质量控制更加精确化,使推拿治疗学纳入到系统工程学的轨道。测试仪的发明获1995年第九届全国发明展金奖,我们还首创了“推拿手法实验室”,开创了手法运动生物力学研究新领域。

  随着工作、科研的不断深入,学科分化越来越细化,随之我的临床诊疗重心也发生了转移,由原来的成人小儿兼顾转为以小儿推拿为主,兼顾成人推拿,从此潜心于中医小儿推拿的临床、教学和研究。

  1989年9月,随着推拿事业的迅速发展,推拿高级人才的培养已越来越重要,我担任了推拿学系列丛书中的《中国小儿推拿学》主编,将小儿生理病理及生长发育特点、儿科疾病诊断辨证概要、推拿穴位等各项内容付诸此书,与广大小儿推拿医务工作者分享。

  二、孙重三小儿推拿流派特色

  中医家记者:

  您是山东小儿推拿流派孙重三流派的学术传承人,可以介绍一下孙重三小儿推拿流派的学术特色吗?

  张素芳老师:

  山东小儿推拿流派比较多,主要有三大流派,我们属于孙重三流派的。孙重三流派有一个特点,手法不仅仅有单式的,还有复式手法。这些复式手法并不是光用来表演的,也是治病的。你在常规操作中,每一次都可以配上一两个复式手法,可以增强效果。

  比如,平常小孩受了惊吓以后,我们可以给他做猿猴摘果,用食指和中指,把耳尖往上提提,往下再用拇指和食指把耳垂拉一拉,镇惊效果非常好。再比如说,小孩白天闹得比较厉害,你可以分分阴阳、捣捣小天心,这些手法做上去,很快就不闹了。

  三、小儿推拿应该进行深入研究

  中医家记者:

  您刚才提到一个复式手法——猿猴摘果,它镇惊的效果特别好,就是在耳朵上进行操作的。我联想到中医理论里面,耳朵是属肾的,肾主恐,小孩子受了惊吓以后,会有恐惧的感受,所以通过在耳朵上做特定的手法,是能够定恐镇惊的。小儿推拿里面的很多操作部位和操作手法,背后一定蕴含着深刻的中医理论,需要我们去认真地加以研究。

  张素芳老师:

  对。现在我们小儿推拿总结临床经验的多,搞研究的少,如果有条件,可以开展一部分科研,除了开展中医理论研究,也可以进行一些现代科学研究。比如说小儿推拿能退烧,那你研究研究为什么它能退烧?发烧是一个症状,很多疾病都可以引起发烧,有的小孩发烧的时候,白细胞是高的,淋巴细胞是低的,我们知道主要是细菌感染,那么通过推拿以后烧退了,白细胞下来了,细菌感染没有了,而有些小孩是白细胞低,淋巴细胞高,是病毒感染引起的发烧,也能通过推拿退下来,为什么不同病引起的发烧都能通过推拿退下来?就说明推拿让我们身体里边起到了调节的作用,提高了免疫功能,对吧?这背后的机理大家可以去研究,也可以让大众更好的认识小儿推拿。

  四、小儿推拿也可治疑难病症

  中医家记者:

  现在大众对小儿推拿的认可度是非常高的,认为它是非常安全、非常绿色的一种外治方法,小孩子感冒发烧,很多家长的第一选择是给小孩做小儿推拿,而不是吃药打针。但其实小儿推拿除了可以治疗感冒发烧这些常见病,对很多疑难杂病也有非常好的效果吧?

  张素芳老师:

  小儿推拿治疗范围是非常广的,不但可以治疗常见病、多发病,同时也可以治疗一些疑难病。

  比如说,现在发育迟缓的这个问题,让小孩子吃激素促进生长也是有的,但是长期使用大剂量激素的危害,大家都知道,家长们也不忍心光让孩子去吃激素,就问可不可以做小儿推拿?其实我们现在小儿推拿就有一个很好的方法,叫春季促生长,有一些家长本身个子不高,孩子和同龄小孩比也不高,经过我们规定的从立春开始,推拿三个月,就可以明显地看出是增高了,所以我们在春天有很多这样的病例,证明小儿推拿可以促生长。当时我们同行中也有人不太认可,怎么小儿推拿还促生长了?觉得是在吹牛。但是我们可以拿出记录来,画出生长曲线给大家看,也就都认同了。

  另外,比如新生儿脑积水,我们用推拿的办法,从2016年到2017年治疗了两例,还是兄弟俩,第一个孩子是从6个月大开始治的,第二个孩子还在胎里边的时候,拍片子就给他诊断出来了,延髓池增宽,也有脑积水。这个孩子治疗到现在,已经一岁一个月了,各种症状明显好转。

  再比如说,先天性巨结肠这是先天的缺陷,肠子上面支配肠蠕动的神经细胞缺失,造成小朋友的肚子胀得厉害,你可以看出肠形,非常粗。这样的小朋友我自己就治了有十二三例,治好的病人中最大的已经四十多岁了,生活正常。然后她儿子小的时候,整个月子里面都在哭闹,后来被北京儿童医院的专家确诊为脑瘫,听到这个消息,他们一家人就抱着孩子来找我了,我就一直给他治疗,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孩子就不哭闹了,现在孩子已经完全康复,上高中了,成绩优异,800米跑能在年级内取得第二名,马上要考大学了。

  所以通过这些例子,就说明小儿推拿是我们祖国医学遗产的一部分,应该好好挖掘研究。开始大家会觉得小儿推拿很简单,手法很简单,好像治疗范围也不广,但实际上你钻进去以后,就会发现小儿推拿的路很广很宽。所以我希望将来大家在学好小儿推拿的同时,一个是要广开思路,尽量多用小儿推拿,让孩子少受药物的痛苦。

  中医家记者:

  您举的这几个病例,让我们对小儿推拿有了全新的认识。一些先天的疾病,小儿推拿也大有可为!你刚才提到小儿推拿促生长,是在春天里的三个月做的,这是非常契合《黄帝内经·四气调神大论》所说“春三月,此谓发陈”的。特别感动的是,先天性巨结肠和脑瘫的母子俩案例,通过小儿推拿让两代人迎来健康获得新生,改变了两代人的命运,这是多大的功德!

  五、扎实中医理论基础,安全第一

  中医家记者:

  现在社会上对小儿推拿的认可非常高,各种小儿推拿的学习培训班也开展地非常火热,但学习出来的效果是参差不齐的,对此您有什么建议呢?

  张素芳老师:

  现在社会上越来越认可小儿推拿,很多人都愿意从业做小儿推拿,但是我建议真正热爱小儿推拿的人,要多学点中医,要学中医基础。因为推拿是中医的一部分,你别把它看的太简单,简单到甚至没有文化的人在马路上都做起来了,就不好了,这样会把小儿推拿搞砸了。我希望他们首先掌握中医基础理论,还要知道中医儿科知识,西医儿科知识。治病就要知道治的是什么,另外,要知道病的轻重,危害在哪里,哪些能推,哪些不能推,所以你还要有现代医学的知识。你不能说“我是个中医,就不用学现代医学了”,那也不行,医学也是与时共进的,每个人都在提高。现在孩子发烧了,家长都很重视的,所以说你作为一个小儿推拿医生,并不是说光知道穴位、光会手法操作就行了,你要把理论学习扎实了,综合运用,要保孩子的平安,不能出事故。

  医疗事故也不是没有。比如说这两年的一些新闻报道中,我也陆陆续续地听说,在小儿推拿中一些不恰当操作,甚至给孩子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强推乱推的,不是大夫,是江湖郎中。推拿不能江湖,要注意的是安全,我们讲手法要沉着、平稳、柔和,把安全放在第一,对病情要有足够的认识,再进行合理的治疗。

  治疗小孩,最主要的就是安全第一,然后手法的轻重、快慢、刺激量、操作的姿势都非常重要。姿势不当,比如抱的动作有点僵硬,那孩子也不舒服,大夫操作也挺别扭,这都不行。我们既要注意手法的轻重快慢,又要让孩子舒服,不管是躺着或者家长抱着,都要有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我们给他操作的距离要适当,我们操作时发力顺畅,孩子也不受苦。

  小儿推拿虽然听起来很简单,其实当中需要注意的问题是有很多的。儿推爱好者最好开始就要系统学习中医各种理论,不仅仅是光简单知道手法、穴位、操作就行了,你要懂得它的理论,才能保证安全。

  六、儿推无速成,功法手法坚持练

  中医家记者:

  对,无论任何治疗,首先安全是第一位的,不能把学术的东西江湖化,学小儿推拿不是单纯只学手法,还要掌握背后的中医理论基础。另外,我们知道,对于传统的小儿推拿流派来说,其实是非常重视功法的,但现在社会上很多小儿推拿班都是进行短期培训,没有把功法考虑进去。您对于小儿推拿爱好者们的功法学习上,有什么建议吗?

  张素芳老师:

  进行这个小儿推拿培训的人员层次不同,有的可能对功法也是一无所知。如果真正进行全面的小儿推拿教学,那真是功法也要,手法也要,中医基础也要,儿科基础也要,对吧?扁鹊用按摩、中药热熨这些方法救好了虢国太子的尸厥,扁鹊到现在大概有2500多年了,所以说按摩的历史至少有2500年,传承到现在就更应该正正规规的去做。你像真正在办推拿的各类正规高校,均有针推系,针推系里边又分针灸、推拿,分得很细,教得也很系统。同时,我们承康小儿推拿,也是在传扬和继承传统的小儿推拿,这样教育培训的学员出来我们很放心。

  社会上现在对小儿推拿的需求很大,比如说我们承康小儿推拿的门诊还是比较受欢迎的,大家都要预约。我每天下午的预约都是满的,推拿是需要时间的,每个病人都要有起码的时间保证,病不一样,比如来个脑瘫,那推拿时间肯定就相对要长一些。很多人看到目前小儿推拿的市场好,都想介入,他们感觉小儿推拿很简单,不就这样推推吗?问学这些要几天?那你光学手法就能去推吗?里面要掌握的中医知识太多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中医家记者:

  其实就是对生命要有敬畏之心。不管是针灸也好,推拿也好,都是一种操作的方法,可以理解为是术,但是术必须后面有道,道亦载术,不然的话可能会造成危害。

  张素芳老师:

  对!不管是我年轻时在上海中医药大学推拿学校求学时,还是在我们承康小儿推拿进行教育培训时,都是要坚持练功、练手法,学习理论。我年轻的时候常练易筋经,还有八段锦之类的传统功法,在校时每天要有一个小时的功法练习,一个小时的手法练习。手法练习是缝制一个米袋,大概是八寸宽,十寸长,不能装得结结实实,松紧要合适,在米袋的外面再套一个套,这个套练得脏了,可以洗洗再套上去。在我们那儿的小儿推拿诊所里面办的学习班是两个月的,两个月里我们也是要天天用米袋练习,天天练功。易筋经一定要练,八段锦就自由练习,也是像在学校一样,按课时学习,所以这个学习班的效果大家都认可,反响比较好。

  中医家记者:

  山东在小儿推拿领域内处于全国领先地位,深圳这边的中医药氛围非常浓厚,很多家长都愿意用小儿推拿的方式解决小孩子的健康问题,希望未来中医家能有机会邀请您到深圳,为这边的家长们开办一个小儿推拿学习班。我们可以发挥互联网的优势,把功法练习和手法操作的演示,全程视频录制下来,大家平时可以配合着视频练习,然后再开展线下的培训学习,您可以当场纠正大家的手法操作不恰当的地方,重点点拨提高,可能这样学习效果会更好。

  今天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我们采访,看着您精神矍铄,我们很高兴。您坚持在小儿推拿的临床一线,这种精神非常鼓舞我们,您谈论到小儿推拿的治疗范围和小儿推拿学习需要注意的地方,更刷新了我们对小儿推拿的认识。感谢您半个多世纪为小儿推拿教学临床所做出的贡献,也祝您身体健康!

  张素芳老师:

  小儿推拿在我们山东开展得比较好,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来深圳和大家交流。也感谢中医家的采访。

Powered by ZANG XIANG OF TCM SCHOOL  北京藏象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北京12318文化市场举报热线  网络110报警服务  | Copyright@2019  京ICP备17069591号-3